闪婚厚爱:墨少宠妻成瘾 第540章

  唐晋琛和顾之瞳,“……”

  小子睿这是毛意思。

  叶湛倾身在陌陌耳边低语,“晋琛这是嫌弃糖糖,想把他送人了。”

  陌陌嗔他一眼,叶湛就从陌陌放在一边的包包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,放在清灵面前,“清灵,这是我和陌陌给你的嫁妆。”

  “大哥,我的呢?”

  楚君铭看了眼盒子,问。

  叶湛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,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是陌陌的老公,清灵的姐夫。”

  跟你没关系。

  楚君铭无趣地摸摸鼻子,又低头对清灵道,“清灵,你打开看看姐夫给你添了什么嫁妆。”

  “不要,一会儿回家再看。”

  清灵宝贝得很的收起礼物,甜甜地说了声,“谢谢陌陌姐和姐夫。”

  虽然她父母只生了她一个,但她还是有哥哥姐姐啊。

  “君铭,你也有。”

  “还是大嫂好。”

  楚君铭一听自己也有,立即笑着道谢。

  就听见陌陌清咳一声后,又解释,“不是有礼物,是有任务。”

  众人笑。

  “你抢走了清灵,就要照顾好她,不许让她在帝都受任何委屈,知道吗?”

  “一定完成任务。”

  另一大圆桌前,洛昊锋问温锦,“阿锦,你家清欢和以泽什么时候办?”

  “看他们自己的意思。”

  温锦答得随意。

  覃牧接过话道,“这群小的如今就剩梓楠跟你们家梓阳,清欢了,清欢和以泽肯定也要不了多久,梓楠和梓阳两个人还没想法的吧?”

  说起这个,墨修尘就笑得意味不明地看温锦一眼。

  温锦收到他的眼神,淡然自若地说,“梓阳还没收心,梓楠出国什么时候回来有说吗?”

  后面这话,是问顾恺的。

  顾恺摇头,“走的时候说的是两年,具体什么时候能回来,要看他的研究进程。”

  “不是说梓楠要建实验室吗?”

  墨修尘接过话问。

  他是前几天听梓奕说的。

  “建实验室?什么时候的事?”洛昊锋好奇地看着墨修尘和顾恺两人。

  他怎么没听说。

  顾恺端起一边的水喝了一口,身子往椅背一靠,慢吞吞地说,“梓楠从小就对基因方面的课题感兴趣,之前在国外就有那想法,但那时各方面条件不太成熟。现在他觉得没什么问题了。”

  “梓楠厉害。”

  覃牧骄傲得像是自己儿子一样。

  顾恺笑,“对,比我厉害,但他不是最厉害的,最厉害的是他的三个投资人。”

  洛昊锋挑眉,兴奋地说,“还有投资人啊,不用说,肯定有梓奕一个。梓楠需要多少投资,现在还能入股吗?”

  “你的钱花不出去?你可以问他自己,我不清楚,反正他那实验室的投资上千亿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洛昊锋,温锦就同时看向墨修尘和覃牧。

  哇,人家的儿子女婿那么有钱。

  墨修尘不理会他们,示意顾恺说清楚些。

  顾恺就又解释一句,“我不是说了是三个投资人的吗?”

  “那还有谁?”

  难道是墨修尘和覃牧。

  顾恺觉得洛昊锋和温锦的想像力真丰富,“不是修尘和阿牧,是君铭和梓楠另外一个朋友叫薄谦沉。”

  ……

  下午,白清灵和楚君铭飞帝都。

  跟他们一起的除了覃牧,还有陌陌和叶湛。

  到了帝都,叶湛让他们先回家,他和陌陌送覃牧。

  结果,楚君铭和白清灵也跟着一起去看望了四位老人,又对叶湛说了第二天去他家,才回楚家。

  因为楚君铭和白清灵只是领证,没有办婚礼。

  就没有要他父母一起去g市。

  他们回到楚家,蒋茜就得到了消息。

  是蒋敏在机场送朋友,正巧看见了楚君铭和白清灵,“堂姐,你猜我刚才看到了谁?”

  蒋茜在美容院听见蒋敏的话,她有些敷衍地问,“谁?”

  “你干哥哥和白清灵,你是没看见楚君铭对白清灵的珍惜程度,一路都牵着她的手,宝贝得跟什么似的。”

  原本趴在美容院床上的蒋茜脸色顿变的瞬间爬起来,“白清灵跟他一起回来了?”

  “嗯,她是怀孕了吧?”

  “我还有事,先不跟你说了。”

  蒋茜说完,就挂了蒋敏的电话。

  一旁,蒋母疑惑不解地看着蒋茜,“茜茜,你怎么了?”

  “妈,我有点事,不能再陪你了。”

  蒋茜定了定神,收起因白清灵而受到影响的情绪。

  蒋母微微蹙眉,“你有什么急事,茜茜,凌夫人一会儿就来了,你现在要是走了,是对凌夫人以及凌家的极不尊重。她是看在楚家的面子上才来的,你怎么也要再等会儿。”

  他们蒋家虽然也不是普通家庭,但跟凌家,楚家这样的家族比,其实是没有可比性的。

  要不是仗着蒋家老爷子的关系,当初蒋茜也不会有机会跟楚君铭相亲。

  蒋茜脸上闪过犹豫。

  片刻后,还是点头,“好,那我先出去打个电话。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蒋母点点头。

  蒋茜到外面,给楚母打了一个电话,说她晚些时候去看她。

  半个小时后。

  凌夫人赶来美容院,在蒋母的示意下,蒋茜温柔礼貌地打招呼。

  凌夫人举手投足间,皆是蒋母不能比的雍容贵气,但不傲慢,整个人优雅淡然。

  很有技巧的夸奖了蒋茜几句,却又给人一种淡淡地疏离,并不热切的感觉。

  蒋母在凌夫人面前,就显得有些讨好和卑微了,“那天我见到凌少,真的是惊为天人……茜茜,你有机会一定要向凌少多学习。”

  “妈,我哪能跟凌少比啊。”

  凌夫人脸上挂着淡淡地笑,“阿博是男人,蒋小姐是女孩子,不能相提并论。”

  “凌夫人,不知凌少这周末有没有时间……”

  “我先接个电话。”

  凌夫人的手机响,她淡声打断蒋母的话,掏出手机接电话。

  “喂,阿博。”

  旁边,蒋母一听打电话的人是凌博,立即竖起耳朵的同时,还不忘用眼神示意蒋茜。

  蒋茜面上保持着温婉礼貌的笑,恰到好处的并不显得巴结讨好。

  不知凌博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,就听见凌夫人微笑地说,“你不用来接我,一会儿直接去机场接年年,晚上在家里吃饭,年年喜欢吃我做的菜,我下厨。”

  :。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