U小说?>?军嫂重生记> 第两千零八十一章:谈话技巧

军嫂重生记 第两千零八十一章:谈话技巧

  “楚铮”看到标注着韩子禾自己的标签儿,手都不由自主哆嗦起来。

  原因无他,他能不认识自己媳妇儿的字迹?

  可是,他很笃定,这里的韩子禾根本不是他媳妇儿啊!

  但这俩人的字咋能做到分毫不差?!

  没有错,就是分毫不差。

  他为了确定自己的眼力没有偏差,甚至将脸都凑到将近零距离的程度。

  基本上就连字体上每一撇儿一捺儿一点儿,都看的不能再清楚了,他甚至有种自己恍惚看到字迹纹路了。

  当然,应该是他看的太认真,以至于眼睛有些要花了。

  但是,就是这会儿收集到的信息,都足以在他脑海里形成信息风暴,就像是卷裹着武器的飓风,战斗力和破坏力都已经不是惊人的程度了。

  “楚铮”觉得自己要是现在就返回到原本的世界,那肯定是被这对搜索到的信息给“炸”回去的。

  很显然,以他现有的想象力,或者说是脑洞,都不足以支撑彼韩子禾跟此韩子禾关系的结论。

  作为丝毫不缺乏自知之明的人,“楚铮”犹豫着要不要退回去,就当自己没有任何发现。

  毕竟坦率的说,就算是此韩子禾约等于彼韩子禾,对于他而言,意义都不大。

  毕竟能让他接触到的、让他感到心动、让他为之倾倒和迷恋的人不是这里这位韩子禾同志。

  嗯,虽然想的有些略显凌乱,但是“楚铮”自己可能弄清楚捋顺自己的想法。

  之前有些犹豫,是他自己当时有些想差,他琢磨着自己应该怎么跟媳妇儿交代,但是实际上呢,他根本无需交代啊,他又没有犯错,他媳妇儿也不是必须清楚在其他的世界里还有那么个韩子禾的存在。

  只要他不说,他媳妇儿自然不会晓得,对不对?!

  “楚铮”越想越有理啊。

  很多时候都是这样,对于自己想不透彻,也不想想透彻的事情,有部分人就会像他这般,给自己找理由,让自己不去想。

  当然,“楚铮”这般做也没有不对,因为他实在想不出原委关系来。

  当“楚铮”想到脑袋有些隐隐作痛的时候,韩子禾跟楚铮携手回来了。

  “楚铮”:“……”

  要不要在他想到脑袋瓜儿都快成浆糊的时候,还要在他眼前卿卿我我?他都快呕呕呕咯好伐!

  “楚铮”琢磨着自己要是在这儿继续呆下去,恐怕不用惦记努力返回了,因为他要被这对儿夫妻给齁到原地发射的地步咧!

  不过,他这次的腹诽,对于韩子禾和楚铮接下来说的话而言,有些不厚道咯。

  “媳妇儿,试验成功咯!你知道不啊?!”楚铮问的多余,因为韩子禾当时跟他一起听的好消息。

  不过,他实在是太过于激动了,所以才会不停问话。

  对于他的激动,韩子禾也是能够理解的,毕竟小白被取出芯片后,可以重启自己的生活了,这是好事儿,不仅是她的好事儿,还是她爸的好事,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这帮叔叔阿姨的好事。

  而更加重要的,是楚铮退居二线前一直没有解决的某项任务,因为这个进展,从而有所突破。这让楚铮惊喜之余,还有种重展拳脚的冲动和豪情。

  韩子禾不用想方设法套他话,就能想清楚他这人的心思。不过在她看来,楚铮这家伙就算想的再好,上前线的事儿也跟他套不上关系,所以索性也不给他戳破幻想了,让他自己跟那儿美乎,挺好。

  韩子禾大度的不给楚铮拆台,可是楚铮却跟她这儿说这个说那个,总之就是畅想。

  鉴于这家伙越想越肆意,要是不扯他啊,他都能蹿到上空去,所以韩子禾斟酌片刻,就对他动手了。

  “诶诶诶!媳妇儿!媳妇儿!你可轻着点儿!”楚铮冷不丁让他媳妇儿捏住耳朵尖儿,登时就半是吓、半是疼的冒出身冷汗来。

  他斜着头,就着韩子禾的手劲儿,以期可以减轻自己耳朵尖儿的疼度。——这是他连连告饶都不能得到回应后,做出的最有利于自己的动作了。

  韩子禾根本不打算回应,所以,任凭楚铮吱吱哇哇说话,她都按照自己想法儿做下去。

  这不……耳边儿清静咧!

  韩子禾将这厮推到卧室,手腕儿用劲儿,这般一推一送,就顺利完成了将楚铮送到床铺上的任务。

  “媳妇儿?!”楚铮感受到床铺的存在,立刻用跟他岁数儿不匹配的荡漾的心情,跟他媳妇儿提建议,“你要不要也一起过来呢?”

  “呵呵。”韩子禾不清楚,这里还有个来自于其他世界的“楚铮”看着呢,而且对方还在对她眼里的楚铮投以鄙视的目光。

  不过就算晓得也不要紧,因为韩子禾没打算依着楚铮的想法进行。

  很果断的送给他个白眼,韩子禾拍拍手,很潇洒的转身。

  然后就撤了!

  楚铮:“……”

  “呵呵,真可笑!你这是抛媚眼给瞎子看呢!”“楚铮”嘲讽的毫无压力啊,毕竟虽然之前有些认知上的混乱,但是到底还是认为这个韩子禾不是他的韩子禾的想法占据上风。

  大概是他要回自己的世界了,所以,他对楚铮的影响力竟然开始加大。

  就像现在,他刚刚嘲讽完,楚铮就好像听到似得,瞪圆眼睛。

  他摸摸自己耳朵自言自语说:“诶?!好奇怪咧!我咋感觉自己脑海里好像还有个翻版的自己冷嘲热讽呢!”

  听到楚铮自言自语的内容的“楚铮”,登时,就给僵在原地。

  “……”

  莫不是要连他最喜欢的嘲讽都要被迫取消?

  “楚铮”有些郁闷。

  不过,很快,他就释然起来——因为又有戏可以看咧!

  当然,这不是最让他满意的,他之所以大松口气,是因为他发现——这里这个楚铮对他存在的察觉,不是很清楚呢。

  他能够察觉他存在的次数,跟他吐槽的频率对比,简直不值一提。

  更加重要的是,他就算是察觉到他,那也是模糊的,只会以为是自己脑海里浮现出的另一种心声的幻化而已。

  也就是说,对方最多就只能是感到他的嘲讽而已,对于他的存在,对方没有概念,也意识不到呢!

  想到这儿,“楚铮”之前略显有些紧张的情绪,平复了下去。

  既然这样,那他何惧之有?呵呵笑着看戏,就是!

  “楚铮”所说的看戏啊,就是之前跟韩子禾提出请求的何小姐找来了。

  对于之间的约定呢,韩子禾从来没有反悔的打算。

  不过没想到对方这般金企鹅,她只是刚刚通过儿子告知对方可以找时间过来,这位何小姐就找过来了。

  韩子禾见到了对方,也不说没有营养的话,上来就开门见山说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出芯片?”

  何小姐之前对韩子禾的能力,不是说完全不期待,但是为了不让自己过于失望,她不停的将期待值向下调。

  本来她以为,对方就算是有把握帮上忙,恐怕也要对外求援,这般说来,短时间内她就不要想自己可以摆脱控制了。

  因为她这心里有准备了,所以还特意设计出很多应对那边儿的方案。

  别看她跟韩子禾说话时口口声声说是交易,但是她自己很清楚,既然找上对方,那就是要坦诚合作,不可能因为韩子禾帮不到忙而反水。

  她不会那么做。

  想来楚铮那边应该也能清楚这点。

  她不会跟算计和利用她的人真心合作,所以,反戈一击,就是必然选择。

  利用她的人呢,大概不清楚啊,若是女性狠起来啊,那真能让他们好好喝一壶呢!

  现在何小姐想要做的事情,就是在保全自己的前提下,给对方颜色看!算是替自己报仇出气了。当然,若是事情顺利,她想,应该可以替自己在国内挣下一份可以悠闲度日的家资供以后享乐。至于所谓芯片……她真不太在意。

  虽然要是有把握拿出来更好,但是要真是韩子禾做不到,呀不要紧,她多少也能打听出这玩意的作用,要是不会成瘾自然没有太多后顾之忧,就是会成瘾,她也会找办法将其戒掉。

  鉴于她的努力,这是第一块儿芯片,所以后遗症不会太大。

  根据她多方探查的结果来看,真有问题的芯片应该是后续上的系列里。

  “你是说,这第一块儿芯片应该就是个引子?其作用应该是用来钓人上钩,还有是和后续融合的芯片溶液结合,成为一种可以让人上瘾的物质,从而彻底的掌控这些被植入芯片的人?”

  听到这话的韩子禾,看看楚铮之后,又看向何小姐,问:“那要是没有后续芯片溶液出现,会不会有后遗症呢?”

  “实话实说,这具体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啊,不过,我以前好像隐隐约约听过一耳朵,说是这种液体要是能够遇到可以用来中和的物质,应该是可以再次的凝固起来,然后一起取出。”

  何小姐说完这句话,又补充给他们:“不过,这就是我偶尔听到过的,是不是可行,又或者该怎么做才具备可行性,那就不清楚咯。”

  韩子禾缓缓地颔首:“虽然有些遗憾不能知道更多,但是不得不说,这已经很不错,怎么着也有可以进步的方向不是?”

  “没有错。”何小姐见韩子禾没有因为她知之很少而有所不满,顿时松口气。

  毕竟合作者明是非是件很好的事情。

  这样她也不会很累。

  跟韩子禾将自己之前没有说的信息,都说出来之后,她就问起了之前请韩子禾帮忙的事情。

  韩子禾对于这件已经成竹在胸的事情也不卖关子。

  认真的将计划说给何小姐听。

  “……”何小姐虽然在自己脑海里想象过整个过程,但是,她就是想象力再丰富,也想不到过程能够这般简洁。

  “这是就连麻醉都省下来了?!”

  何小姐很惊喜,也极其的兴奋,略有些激动到,恨不能立刻让韩子禾动手。

  韩子禾摇头说:“现在不可以啊,为你拔出芯片,过程容易的很,但是因为合作,这件事必须汇报给上级。”

  “……”何小姐表示理解后,说,“那是不是说还需要他们派人来看?”

  虽然理解,但是,实话实说……这般感觉,不是很舒服呢。

  “你放心,你不是第一个这般被对待的了。”韩子禾看出何小姐眼底的那份不自在,所以就解释说,“他同事的孩子在你之前就将芯片成功拔出来咯。那孩子是谁,想你也能猜出来咯。”

  “就是那个你们称之为是小白的?”何小姐眼眸微微闪了闪。

  韩子禾颔首说:“就是她。”

  何小姐顿时心里就舒服多了。

  只要不是个别对待,她宽容度还是很高的啊。

  “你放心,等到具体实施的时候,你基本上不会有特别的感觉,而且全过程没有风险。”韩子禾说到这儿后,琢磨了片刻后,补充说,“鉴于你之前所提供的信息看,说不定你都不需要二次拔出。”

  这意思是在给她安排拔出芯片前,她和这边的人会继续对拔出手段进行升级?要真是这样啊,那可真不错咧!想到这儿,何小姐心情好很多。

  “那、那……那位小白小姐,是不是需要接收所谓的二次拔出?”

  韩子禾点头:“当然啊,就算只是可选项呢,她父亲应该也会将其视为必选项呢!”

  “哦。”那是不是说……她不是、或者说没有被对方视为实验对象?

  何小姐也是让那帮给她植入芯片的人给吓怕了。

  她到现在为止,还是心有余悸!

  韩子禾理解她这份忐忑,所以就直接的告诉她说:“等到可以确认很有把握进行之后,这里会对帮助你这件事有所安排的,您真不用很着急呢。”

  “我理解!我理解!我不急!我不急!”何小姐得到韩子禾明确答复,心里总算踏实下来。

  “我肯定不着急,但是,这期间,那边儿也会跟我联系的,您看……”何小姐虽然自己做好应对打算,但是,跟合作对象谈及此,是不可以直接就说自己有办法的。若是对方另有打算,岂不是容易将彼此好不容易建立成的友好的气氛破坏掉?

  :。: